—艾青

 

一堵墙,像一把刀
把一个城市切成两半
一半在东方
一半在西方

墙有多高?
有多厚?
有多长?
再高、再厚、再长
也不可能比中国的长城
更高、更厚、更长
它也只是历史的陈迹
民族的创伤

谁也不喜欢这样的墙
三米高算得了什么
五十厘米厚算得了什么
四十五公里长算得了什么

再高一千倍
再长一千倍
又怎能阻挡
天上的云彩、风、雨和阳光?
又怎能阻挡
飞鸟的翅膀和夜鶯的歌唱?
又怎能阻挡
流动的水与空气?

又怎能阻挡
千百万人的
比风更自由的思想?
比土地更深厚的意志?
比时间更漫长的愿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